贵族游戏

  
            (一)走绳游戏
?????? 古老而沧桑的东方帝国,曾经在战争之神和象征血与火的血锤旗下,帝国的军队东征西讨,逐渐成为了一个囊括庞大版图的巨大国家。然而,随着和西方世界的冲突,长年的战争让这个古老的帝国疲惫不堪,尽管仍然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但帝国内部的腐化已经不可避免,国家内到处充满了官僚**和盲目的奢华攀比,以至于上层贵族生活淫烂糜奢,下层平民生活却日渐不堪。同时不仅在边境上战火纷飞,境内帝国也对各个占领区渐渐失去了控制,内乱频发。
  帝都,艾伦伯爵此时正坐着轿子前往这个城市可以说最**,糜烂和黑暗的地方之一--帝国皇家妓院。富人们的销金场所,这里从来不会缺少明亮的灯光,华美的礼服,美味的食品和诱人的美女,很多活动甚至为神圣的律条所禁止。对于普通的市民,他们终生都不可能窥见全貌,只能在远方看着不熄的灯心,幻想着馆内的声色景象。
  不过即使对于艾伦这样的年轻贵族来说,他仍然需要小心,因为泄露这里游戏的任何内幕都会为来此娱乐的贵族富商名誉受损,在这里守口如瓶是绝对必要的原则。
  年轻的伯爵走进场馆,一打开守卫森严的大门,一股扑面而来的奢华香气就感染了他。水晶制成的灯台里闪亮着跃动的火焰,让人糜醉的酒气,贵妇人那浓烈的香水味道,以及角落里无处不在的乐师,甚至连帘幕都是由做工精细的黄丝所制,这里的一切,都是富豪贵族才能享受到的最高级服务。
  甚至有人说,即使连帝王的皇宫也比不上帝都内的皇家妓院,虽然只是一介笑谈,但仍然可以从侧面显现了这座妓院的奢华。然而绝大部分人都不会明白,这句话真正的含义,因为馆内所能看到的一切,其实也只是普通意义上的富有而已,真正让那些贵族富商们流连忘返的,则是在场馆的地下。
  对于普通人来说,男女的交合已经完全可以满足他们心灵上的空虚。但对于帝国的豪客来说,阅女无数的他们早就对通常的**失去了兴趣,现在他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转向了另一种,更刺激和变态的游戏中去。
  他们称之为贵族游戏。
  艾伦走进地下场馆的门,通过黑暗的长长走道,眼前突然豁然开朗。那是一个巨大的类似于圆型竞技场的东西,它被分割成一个个小区域,四周坐满了人,而壁上,天顶之上都布满了灯火,让整个场馆看起来灯火辉煌,热闹非凡。
  美酒和美食?那固然不错,但这里最诱人的还是女性的呻吟声。
  这里的美女分为两种,豪客们的一员,以及为豪客们提供快乐的玩具,性奴隶。无一例外,这里提供服务的全是帝国境内最美丽的美女,但不是最高档的,因为她们多半是奴隶之身,战争所带来的巨大财富其一就是这些敌国的美女,她们或许曾经是商人的女儿,神官,贵族甚至是王族,但国家被征服之后,都变成了同一种人--玩具或宠物。屈辱地展示着自已那诱人高贵的身体,卖弄风情来为她们新的主人提供变态的服务,她们没有选择,顺从是唯一的,这里是权力者的乐园。
  艾伦伯爵走进场的时候,比塞已经开始了,而今天的游戏是走绳子。
  场内,十根粗麻绳横贯全场,像蜘蛛网一样交织在一起,盘根错节。它们都被提到了一个平衡的高度,绷得直直的,十个高贵诱人的美女分别跨在上面,粗糙的绳面深深地卡在她们每一个丰满美丽的臀肉里面,每走一步,那故意弄得粗糙的绳面就会不断地刺激女性那敏感的私处,引来娇喘连连。同时她们每个人都被反绑着双手,脚上穿着高跟鞋,而且不允许倒下去,这样让她们很难保持平衡,但却显而得更诱人了。游戏的规则很简单,第一个走到终点就是胜者,而其它的败走根据场合不同,将接受不同程度的惩罚。
  这是相当残忍的游戏,在观众的嘲笑声中,美女们下身早就湿了一大片,每走一步就留下长长的湿痕。不仅如此,每过一些距离就有一个绳结,美女们必须忍着强烈的刺激去通过那些绳结,每经过一个,那带有糙毛的绳结就慢慢进入她们的肉缝里,然后深深地卡进去,刺激敏感的私处,接着猛地划出,留出一道明亮的耻痕,以及紧随而来的,电击一样的快感。绳结一个接着一个,就好像波涛一样,带来的是连绵不绝的快感,终于,又有一个金发的美女忍不住倒了下去。
  一旦失败,等待她们的便是残酷的惩罚。
  比如已经倒下去的那个金发美女,已经被几个大汉拖到一旁,一前一后的干起来。从今天起,这个可怜的女人就得不分昼夜地接受种马式交配,直至有幸被某个大富人垂青,被选为下一次游戏的参赛者才能得到暂时的解放,不然的话,这将是她今后一生的活动。
  为了让美女们尽全力去赢得比赛,游戏的惩罚是极其残忍的,这个金发美女已经算是幸运的话,在她之前倒下去的女人更惨。她们有的被永远作为一个美女犬来驯养,有的则被扔进黑暗的牢房,永远去承受异种魔物的歼污,一代又一代地为它们产种。
  如此残酷的惩罚,让参赛的美女无一不尽全力去扭动自已那诱人的身体,挺着肥美的大屁股,忍受着一次又一次快感的冲击,去全力完成比赛。
  看着曾经高贵的女人如今像母狗一样,光着身体跨在绳子上面,竭尽全力向前走去,每走一步,就可以听到她们的娇喘,看着她们胸前不断摇动的**和看着那摇晃颤抖的美腿,以及那身后留下的淫亮湿痕,大部分人都兴奋起来,他们站起来,叫喝着美女们的号码。
  “上啊,上啊,快给我走!”
  “输了的话,老子就把你抓过去让人操一百次!”
  当然,除了性之外,钱也是这些豪客所关心的。他们下注在对应的美女身上,来得到相应的赌金,所以如果失败的话,这些可怜的女人还必须去承受那些赌客们的迁怒,而这迁怒,往往是用身体来偿还的。
  “很久不见了,艾伦伯爵。”这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身上华贵的礼服和不凡的气质代表了他的地位,坐在最高位子上的迪拉姆公爵看起来相当的欢迎这个后进的年轻人,他张开双臂迎接年轻的伯爵。“为什么来这里?”
  “那还用说,看看新抓过来的这群美女喽。”另一边,削瘦,一满淫笑的奥摩尔伯爵凑过来,他是个阴险的男人,帝国的权力者,“这一场战打得可真是漂亮,一举击败了那个”柯尼尔“王国,甚至把那个以闲良美貌着称的圣王后也抓过来了,你也是来看那个圣母一样的王后,如今像狗一样的表演吧,不过你会失望的,这次她没有出场。”
  “无妨,聪明的举办人总会留下一手来吸引更多的客人。”艾伦看了一眼迪拉姆公爵,作为帝国的权力者,公爵虽然领地受限,但对理财和政略却颇为擅长,同时也是这个皇家妓院的赞助人之一。
  “那个心高气傲的傻国王,如果她肯和那些小国一样,和西方诸国组成同盟的话,也不至于落到国破人亡的地步。”迪拉姆笑了笑,“不过不用失望,”柯尼尔“是个美女如云的国家,不会让你缺少乐趣的。”
  “当然。”艾伦谦逊地点了点头,回头看向赛场,此时走绳游戏的大赛已经到达了最**。十位参赛者,只有三名还在绳子之上,努力地扭动雪白的**走向终点,但奇怪的是,她们每个人身上的装备都不同。
  走到最前面的,是一个留着潇洒天蓝色马尾发型的女人,她身体修长,体型匀称,充满了健康的美感,看起来是个曾经英姿飒爽的女剑士或女骑士。和其它几个女人不同,她不仅双手被绑,同时连眼睛也被戴上了眼罩,那窄紧的菊门还隐约可以看到插入的**。
  “我没有猜错的话,是女王的近卫队长,有凤仙花骑士所美称的艾露米娜吧。
  ”年轻人静静地说道。
  “哼哼,见识不错,艾伦伯爵。”奥摩尔说,“这个艾露米娜可是有名的女骑士,听说性子很烈呢,没想到现在也像狗一样在绳子上走。”
  艾伦回过头,继续看着有凤仙花骑士之称的艾露米娜那诱人的样子。因为看不到眼前的东西,于是那些突起的绳节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残忍的考验。女人艰难地走在绳子之上,两条修长的美腿紧紧夹在一起,一步一步,小心意意地行走,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上绳结,这种未知的痛苦更让她难以忍受。
  同时,为了增加这种对于未知的恐惧感,艾露米娜还被迫喝用了利尿剂,所以她的规则除了不能倒下外,还有不能让菊门里的**掉出和不能失禁的限制。
  至于她为何人有别于其它人,则又是这项游戏的邪恶之处,人们按着对象的不同加以各种限制道具,一方面当然是为了嗜虐的美感,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押注,受限制越多的女人当然越容易失败,所以赔率也就大增。于是可怜的艾露米娜就必须牢牢地夹紧双腿,收缩后门,同时强忍着排泄感继续前进,三穴的刺激让一直勇敢的女骑士几乎发疯。
  特别是当她一个不小心越过绳结的时候,那种突如其来的快感像电流一样冲破她的防御神经,让她全身酥软,差一点倒下去。女骑士一摇一晃,美丽的**像个葫芦一样,她弯下腰,双腿牢牢交紧地一起,这突如其来的行动让人奇怪,但很快人们发现,一道晶莹的水痕竟然自艾露米娜的双腿之间,流向地下。
  “哈哈,凤仙花女骑士失禁了,什么女骑士,真不要脸,竟然当众撒尿!”
  人们的笑声混杂着骂声传入艾露米娜的耳里,当然从规定来说这点小小的失态不算什么,但观众的嘲骂声却让一向自恃的女骑士羞得无地自容,她呆呆地站在原地,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啊,啊,啊,啊,啊,啊!”
  但另一边,还有一个娇喘的声音正从艾露米娜身边穿过。另一条绳子上面,一个黑色长发的秀美女性正同样地用双腿牢牢夹紧绳子,艰难地行走。同艾露米娜相比,这个女人的身材更丰满一点,特别是那纤细的腰纤配上那硕大的**,在粗绳之上行走的时候,**因为身体的不平衡而上下摇晃,同时**上还被串有铜铃,好像就是为了将观众的目光吸引到她那**上来一样。同时为了限制她行走,甚至双脚之间也有横链,穿着高跟鞋让她一扭一翘的,让她每一次都只能走出一小步。
  “这个女人,是个女神官吧。”艾伦托着头,“我记得柯尼尔最有名的司祭是…”
  “那个司祭蕾莉亚嘛。”奥磨尔抢着说,“哈哈,仔细看看她那对**,走起来一摇一晃的,好像要把那腰折断一样,太刺激了。”
  “她是信仰……”
  “正义和光明之神。”奥摩尔补充,“想想吧,那个一直以光明和正义自诩的女司祭,现在光着屁股,摇着那对大**为我们这些异教徒服务,这简直是太棒了,不是吗?”这个男人似乎对场上的两个的女人非常痴迷,眼神里充满了淫邪的目光。
  “那第三个女人呢?”艾伦刚转过头,只看见最后的那个女人,她摇摇晃晃地行走在粗绳上面,从她的表情看女人的体力已经透支,但眼看着前方的两人已经渐行渐远,焦急地她想要努力加快步骤,却不料前方正好有一个绳结,女性最敏感的部位被这一磨擦,强烈的快感立刻冲上大脑,女人把持不住,终于掉了下去。
  “噢,当我没有说。”艾伦歪着脸。“大人也下注了?”
  “我押艾露米娜。”迪拉姆公爵微微一笑,“我看好这个女骑士。”
  “你错了,我打赌蕾莉亚这个臭婊子一定会赢。”奥摩尔不服气,“场上,在人们女骑士和女祭司的追逐还在继续。凤仙水女骑士艾露米娜的速度要快一些,但所受的限制也更大,眼罩让女骑士对前进的方向茫然无措,同时后门塞着的**不断刺激着她敏感的**,让艾露米娜忍不住发出诱人的娇喘声。
  就快要到过终点了,在人们的欢喝声和嘲笑声中,两个可怜的女人正在努力地蠕动着雪白丰满的**,发出混夹着痛苦和欢悦的呻吟声,流着两道莹亮的湿痕,一扭一扭地朝终点走过去。
  ”啊,恩,恩,啊,啊,恩!“女骑士强忍着下半身的快感,慢慢地一步步前进,突然,或许是因为分神的关系,艾露米娜那光滑的下体毫无防备地碰上一个粗大的绳结,在女骑士身体的作用之下,绳结那毛糙的表面突然擦过她女性最敏感,不能忍受地部位。极度的快感让艾露米娜下半身差点失禁,只见女骑士一晃身体,整个人右倾,虽然终于强忍住了尿道的失禁,但整个身子已经不可避免地失去平衡。于是,为了掌握平衡,艾露米娜只能惯性地不断前进身体,啷呛地向前方小步不断奔跑,失去平衡的她在途中私处不断于粗糙的绳面磨擦,让女骑士不断发生**,如此的模样让所有人都沸腾起来了。
  女祭司那边稍好一些,因为没有蒙上眼睛的关系,蕾莉亚好歹能看清什么时候越过绳结,每当绳结出现的时候,她都会紧紧地缩起下半身,闭着牙一点点通过。但因为那带有链子的高跟鞋,特别是左边鞋尖重,右边那只鞋却在跟步加重的关系,不平衡的双腿只能一拐一拐地一点点前进。每一次高跟鞋踩空,蕾莉亚丰满的身体就会一阵摇晃,人们可以明显地看到女司祭乳摇的全过程。趁着艾露米娜失去平衡的时候,蕾莉亚咬着牙用尽全力向前走。
  眼看着蕾莉亚就要冲上终点的时候。
  ”住手,所有人都给我停下!“一个骄傲,又不失威严的年轻女声从大门处传来,正当场内的贵族们还沉浸在**的欢愉当中之时。一群全副武装的女性从大门外闯入,然后径直走到贵宾看台。
  ”弥塞拉?“奥麾尔看到带头的女性,吃了一惊,”那个弥塞拉又想来坏我们的好戏吗?“”说得没有错,奥縻尔伯爵。“正说间,一道红色的靓影就突然出现在众人的眼线当中,随着女人的前进,那鲜红的长发随风飘荡,看起来英姿飒爽,明艳动人。在她身边,是数十个全副武装的女性,她们是弥塞拉旗下炽炎骑士团的成员,她们多半是小贵族出身,个个美貌诱人,实力高强,气质不凡,而且对弥塞拉绝对忠诚”帝国火吻而生的红宝石,公女弥塞拉。“艾伦坐在一旁,轻轻复述着这个名字。在帝国境名,恐怕没有什么人的名声能和弥塞拉相比了,她是帝国其中一支最古老血脉家族的继承人,大公的女儿,传闻弥塞拉是火吻而生,她是火的女儿,火的新娘。而弥塞拉本人也就如同火红的红宝石一样耀眼夺目,她是民众心中的偶象,姬将军,战女神,年纪轻轻就拥有效忠自已的骑士团,在战场上屡战屡胜,在战场外贤明政治,她火一样的热情,像太阳一样温暖着所有人的内心,可以说是如今帝国权力者中,少有的纪序维护者。
  ”你果然在这里,艾伦伯爵,真是令我失望。“弥塞拉看了年轻的伯爵一眼。
  ”弥塞拉小姐,你这是在干什么,这所皇家妓院,可是受到皇帝殿下默认的!
  “迪拉姆公爵站起来,对弥塞拉怒目而视,”既使是你,火吻而生的红宝石,难道你带挑动贵族的权威吗?“”哼,你们这些腐蚀帝国的驻虫,还自称是贵族,竟然在这里玩弄和污辱女人,以此为乐!“弥塞拉哼了一声,”你们究极把身为贵族的骄傲和自持放在哪里了?“”别忘了,你也是我们的一份子。“迪拉姆沉下脸,”你带上部队到这里干什么,难道你想解放这些女人,你还没有弄清楚吧,这些女人是敌国的俘虏,根据帝国律法,我们有权把她们当成私奴。“”你说的没有错,公爵大人,只要还有你们这种贵族在,即使解放了再多的女人也无济于事。“弥塞拉顿了顿,”早晚有一天,我会彻底根除帝国的奴隶制的。“”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红宝石公女殿下。“迪拉姆狞笑地低下头,”只是,在那一天还没有到临的时候……“”给我把他们拿下!“迪拉姆还没有说话,弥塞拉就先开口了。紧接着,炽炎骑士团的成员们纷纷拿出武器,将观看席上另一边的一群贵族商人围了起来。
  这时候,巨大的骚乱发生了,那些被围起来的贵族和商人纷纷命令士兵护卫,和炽炎骑士团的成员打成一团。
  ”你有什么权力这么做,弥塞拉!“奥靡尔尖叫起来,”这些贵族不是你说逮捕就能逮捕的,注意你的身份!“”当然,而他们会被送上法庭,不过很可惜,伯爵大人,他们可没有你们这么聪明。“弥塞拉自信地笑起来,”这些贵族竟然将黑手伸向了帝国都城内的居民,这可是触犯了帝国的法律,你明白在意味着什么吧?“如果说律法还不能惩治这些贵族的话,作为帝国首屈一指的权力者,大公的女儿弥塞拉仍然可以利用自已的权力影响法庭的审判。那些贵族们也很明白这一点,于是当即就有人拔出武器,带领士兵们叫嚣着发起反抗。他们人多势众,数量占有优势。
  ”塞西莉雅!“弥塞拉冷冷地叫了一个名子。
  一个劲装的女剑士从弥塞拉身边走出,她一身轻装丝衣,黑色长发,衬托出高佻曼妙的身形,看起来冷艳动人。女剑士抽出剑,独自一人走向复数的敌人,然后只见她轻轻举剑,然后前踏,挥舞手中的利剑,自信,冷静地斩杀周围的敌人,仅仅几个瞬间,六个士兵就惊讶地倒在了地上,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塞西莉雅的剑法轻灵,致命,却又如水上起舞一样优雅。
  ”怪,怪物啊!!!“看到此情的贵族们,纷纷大叫着撇下守护他们的士兵,从另一外门口逃跑。
  因为士兵挡道的关系,塞西莉雅等人竟然无法追上他们,眼看着贵族们就要逃走的时候,一个无形的魔法立场将逃走的贵族拦在了门口,大门上贴着一个东方异国的道符。
  ”很抱歉呐,此路不通哦。“女道士雪涟正坐在上面的拦杆上面,清秀靓丽的脸上正带着冷笑,俯视着下方乱成一团的贵族们。
  接着,一切都结束了,弥塞拉带着部下将犯法的贵族们押了出去。临走时,还看了艾伦等人一眼,”如果你们再不收手的话,接下来会是你们。“她这么警告。
  看着弥塞拉离开后的身影,在场所有剩下的贵族商人们都暗自呼了口气。没有什么人愿意和如今风头正劲的弥塞拉对抗,而艾伦,这个年轻的伯爵则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嘴角露出冷笑。
  ”帝国火吻而生的红宝石,这种气迫和胆识,果然是值得针锋相对的女人。
  你等着,总有一天,我艾伦会把你踩在脚下,剥光你的衣服,让你光着屁股趴在我的面前,向我乞求的,你等着,我下一个目标就是你!“

警告︰www.71kvkv.com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