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藏龙改编版

  
            
喜欢的话,记得点顶啊!!
斜阳古道,弛来一骑骏马。
  马若奔雷,挟着滚滚烟尘,跑到「云来客栈」门前,刹住脚步。马上的骑者是个翩翩美少年,大约有十八九岁,面如冠玉,唇齿如画,虽然长相俊美,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冷傲之气。他从马上跃下,身手轻捷灵敏,一看就知道武功不弱。
  拴好了马匹,他一手提着个包裹,一手提着一口长剑,进了客栈,拣个干净座位坐下。
  店伙计迎上来:「客官想来点什么?」
  那美少年眉头一皱:「来壶好茶,有什么好吃的尽管上来。」
  店伙计诺诺而下,很快就上来四个精致小菜,泡了一壶铁观音送上来。
  屋角上坐着两个汉子,不住地打量着美少年桌子上的长剑。
  「是青冥剑。那小子是武当派的人。」
  「看他的打扮,不像啊。去探探他什么来头。」
  两人离座,来到美少年桌前。
  瘦高个一拱手:「在下济阳铁手李淮,这位是我兄弟妙手摘星李和。没请教这位兄台高姓?」
  美少年冷冷地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姓龙。」
  两人大刺刺坐在了美少年的左右:「原来是龙少侠,失敬失敬!小二!上壶酒来!」
  少年道:「我不喝酒。」
  李淮脸色一变,杀气顿现。
  李和打了个哈哈:「不要紧,我们哥俩个陪你喝。」边说边朝李淮使了个眼色。
  李淮会意,问道:「小兄弟的这匹马不错啊,你骑了多长时间了?」
  美少年低头吃了口菜,没理他。
  李淮忽然惊叫道:「不好,有人要偷你的马!」
  美少年一惊,扭头望去,见马前一个挑担的扬长而去。
  就在他回身观望的一瞬间,李和将一颗极小的药丸投到了美少年的茶杯里。
  美少年怒道:「你骗我做甚?」
  李淮陪笑道:「我刚才没看清,见谅,见谅!来,小兄弟,我敬你一杯!」
  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那美少年不疑有他,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不料半盏茶的时间,美少年便觉浑身倦怠无力,眼皮沉沉的支持不住,欲待起身,早已骨软筋酥不能动转,迷迷糊糊地伏倒在桌子上睡着了。
  李和伸手招呼一下:「掌柜的,我们这位小兄弟喝醉了,快收拾一间干净上房,让我家兄弟休息!」
  李氏兄弟是当地黑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店老板不敢得罪,马上开了一间僻静客房。
  李淮低声交代道:「我这小兄弟喝了酒喜欢撒酒疯,以后不管房内有什么响动,不准任何人打扰,否则拿你是问,听见没有?」
  老板赔笑道:「是,是!」
  两人架起美少年的胳膊,一左一右的把他搭了起来。
  两人触到美少年的肌肤,李淮一怔:「是个丫头!」
  李和笑了:「我们的好运来了!」
  客房里,两人把少年平放在床上,把门插好。
  熟睡的美少年,芳唇微启,秀目半阖,高耸的胸脯均匀地起伏着。
  李和迫不及待地解开她的外衣纽扣,伸手朝里一摸:「喂,真是个小妞装的啊!真是送上来的桃花运呐!」
  李淮淫笑道:「还不快把她给我脱干净喽!罗嗦什么?」
  两人一起动手,摘去姑娘的瓜皮小帽,解散了辫子,又扒去了小快靴,解去了马褂长袍。
  可怜这位姑娘神志不清,任由着两个恶贼掇弄,也不晓得反抗。很快,外面的长衫和中衣就被解去了,露出水红色的肚兜和白绢的内裙。两个淫贼眼睛都瞪圆了,「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把姑娘的最后一件内衣也给扒了去……
  那姑娘真是个大美人儿,丰肌弱骨,肌肤欺霜赛玉,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宛如一件妙器天成的工艺品,她身无寸缕地躺在床上,浑然不知已落入色魔手中。
  李和笑道:「咱俩谁先上?」
  李淮阴笑着掏出一根牛筋软索,道:「谁先谁后无所谓,我看,先把这小妞绑起来,省得把她折腾醒了,我们再制不住她就麻烦了!」
  李和连声叫好:「还是大哥想得周全!绑起来!绑起来再玩就放心了!」
  两人把昏迷不醒的姑娘扶起来,将她的双臂反剪在背后,抹肩拢臂地绑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又把她的双腿分开,将双膝吊缚在粉颈上。姑娘被拉着双腿,坦露着少女宝贵的处子之身,象个蟹子般抬着双脚,仰面朝天地仰卧在床上。
  李和再也忍耐不住,褪了衣衫,掏出坚硬如铁的武器,摁住姑娘的双肩,扑了上去……
  当玉娇龙从昏迷中苏醒过来,首先感觉到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一个粗大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上肆虐地出入着。
  「啊……啊……」她痛苦地呻吟着,想睁开眼睛看一看,双眼却被一条布带子蒙住了,什么也看不见。她本能地挣扎了一下,两手却背在身后,一动也不能动。
  「晤!混蛋!」她拼命夹紧双腿,想用脚把两腿之间的男人踹出去,可刚一用力,脖颈就被勒得火辣辣的疼。原来,她的两只腿弯和她的脖颈上的绳子捆在了一起,弄得她两脚不能蹬,两腿不能合,两手不能动,两眼不能睁!!武功绝世的侠女被捆绑成了任人摆布的羔羊!!
  「嘤咛!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啊!我要喊了!!」玉娇龙绝望地扭动着被反缚的双手,象条落网的白鳗鱼般蠕动着。
  「喊吧!喊出来吧!越喊越快活!!」李和不紧不慢地抽送着,猛然间用力一顶,玉娇龙痛得「嗷」地惨叫起来。可怜玉娇龙身为王府千金,平日里养尊处优,守身如玉,哪里被男人这般凌辱过?
  「哈哈哈,龙少侠,这个东西以前没尝过吧?是不是很爽啊?」李和淫笑道。
  「恶贼!你们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暗算本姑娘,无耻!混蛋!」玉娇龙破口大骂。
  「嗬,龙少侠的嘴还是挺硬的吗?不知道这个地方硬不硬啊?」李淮也凑了上来,伸出两手,捉住玉娇龙胸前的小白兔一阵乱揉。
  「啊!放手!你们这两个混蛋!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玉娇龙的两手被捆绑在背后无法遮护,任由他们在自己的酥胸上蹂躏,她羞得玉颈频摇,娇躯乱颤。
  「龙少侠,我们听说你的武功非常厉害,在江南道上曾经打败了很多高手,这下我们可大开眼界了,听说你还要今朝踏破峨嵋顶,明日拔去武当峰呢,你的那些降龙伏虎的本事都用出来吧?」
  「呜!!……」玉娇龙听的羞愤难当,双颊绯红,大声的喊起来,拼命的扭动着雪白的身子,可是她被李氏兄弟一前一后牢牢的摁在下面,怎么也动弹不得,越挣扎,反倒让绳子勒的越紧,勒的她喘不过气来。
  「再用力点,龙少侠,你挣扎呻吟的样子真是太有味道了。」李淮兴奋的用双手掐住玉娇龙不停弹动的双乳,朝中间的花蕾死命的捏了下去。
  「晤!啊啊!疼啊……」玉娇龙只觉得胸前一酥,身体立刻弓了起来,她的一对玉兔被李淮象捏面团一样肆意玩弄,乳头还被故意用指甲掐住,痛的她再次大叫起来。李氏兄弟一边尽情地戏耍着玉娇龙,还一口一声「龙少侠」地讥讽着她,直把个玉娇龙气得几乎背过气去。
  两人将玉娇龙按在床上,酣畅无比的玩弄了一番,直把玉娇龙弄的香汗淋漓,娇喘连连。
  「混蛋……我一定要把你们……碎尸万断……」玉娇龙抬起头一边呻吟着说道。
  「哈哈哈,口气不小啊,那就看看是你先把我们俩碎尸万断呢,还是我们俩先把你的肚子弄大?」李淮大笑起来。
  「……无耻!!……呜!!……」玉娇龙痛苦地蠕动着,心中想到:「俞姐姐……你怎么不来救我呀……」
  玉府的千金盗了武当派的镇山之宝青冥剑,后又不辞而别,武当女侠俞秀莲心急如焚。
  她与师兄李幕白兵分两路,沿汉阳道一路寻访,终于在云来客栈门前发现了玉娇龙的坐骑。她欣喜万分,赶忙下马进店,一打听,原来玉娇龙被人灌醉了带进了客房!
  她心中一沉:「论武功,玉娇龙在江南道罕有敌手,但江湖险恶,她一个妙龄少女,是不是遭了武林败类的暗算?」
  想到此,她急忙向楼上客房冲去。
  「喂喂!里面客官吩咐不准打扰的……」店小二想拦住俞秀莲,被俞秀莲那如霜似雪的目光一瞪,又缩了回去。
  她俯身在门上一听,好象里边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女子的哭泣声。
  她朗声喝道:「武当俞秀莲在此,屋里的朋友请现身说话!」
  就听屋里一声惨叫:「俞姐姐救我!」
  俞秀莲心知情况紧急,再不犹豫,一脚踹开大门,往里便闯。
  只见客房的床榻上,绳捆索绑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女,她的双眼被黑布蒙着,苗条的身子被捆成一个极其下流的姿势,无助地挣扎着。
  「娇龙!」俞秀莲惊呼一声,正要上前救她,忽然身后一阵金刃破风之声,有人在背后偷袭。
  好个俞秀莲,临危不乱,使个「苏秦背剑」,只一招就把身后的敌人击退,她回转身来,见李淮正藏在门后,她大喝一声:「大胆鼠辈!」伸手便抓。俞秀莲乃是武当派年轻一代数一数二的高手,对付这小贼自是手到擒来。
  不料她刚一回转身,忽然感到腿弯一麻,象是被大黄蜂蛰了一口,右腿立即运转不灵!她又惊又怒,骂道:「何方妖孽,竟敢暗算于我!」
  很显然,发射暗器之人藏于床榻之下,单等她回身对付李淮之时,突发暗算。
  等俞秀莲明白过来,为时已晚,她感到下半身一阵酥麻,想要迈步竟也不能,双腿一软,「噗通」一声坐倒在地上。
  李和从床下慢慢地爬出来,笑道:「中了老子的透骨酥魂针,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呸!」俞秀莲一个鲤鱼打挺想跳起来,无奈身体已动转不得,她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一阵不可抗拒的无力感袭身而来。她心知此劫极其凶险,若再等片刻,毒入内腑,那时自己便毫无抗拒之力,也会象玉娇龙一样被恶贼捆绑凌辱。她强提真气,大喝一声,举手朝自己的天灵盖拍去,想自断经脉而死,不料刚一举手,就被李淮伸手拿住。
  「哈哈,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们还没玩够你呢!」李淮一只手刁住俞秀莲的手腕,另一只手朝她的脸蛋摸去。
  「放开我!你们暗算于人,算什么玩意儿!」俞秀莲双臂酥软,无法挣扎,恨得咬牙切齿,柳眉倒竖。
  「好一个英武不屈的女侠,看看你还能威风到什么时候?」李淮捏住俞秀莲的嘴,将一团手绢塞了进去,然后同样用白布在外面勒起来。
  「呜呜……」俞秀莲这下便失去了求救的机会,李淮和李和淫笑着将俞秀莲的衣裙连同内衣全都尽数剥去,露出她妩媚销魂的美妙身子,然后用绳子将她的双手反吊在身后双掌合十扣在一起捆了起来,绳子直接勒进俞秀莲白皙而富有弹性的肌肤之中,将她的身段勒的凹凸有致,煞是好看。
  「呵呵,这美妇的乳房可是比那个小妞的大呢。」李淮一边用手捏着一边用绳子在俞秀莲的胸前交叉的缠绕数道,将她的乳房紧紧的勒的挺出来。
  「呜呜呜!!……」俞秀莲一代女侠,跟着李募白纵横江湖,哪曾受过这等屈辱淫亵,羞愤无比,虽然全身无力,却也拼命地扭动身子反抗起来。
  「哈哈,还挺有劲儿的,要不是中了软筋散之毒,恐怕我们兄弟俩还治不住你……」李和抱住俞秀莲的一双白碧无暇的美腿,用绳子已从脚踝开始一道道的捆到了大腿根部,他将俞秀莲的双腿用力的朝身后弯去,将大小腿压在一起,然后将脚踝的绳子拉到俞秀莲的手腕处收紧,将俞秀莲反弓着身子四马攒蹄的捆了个结实。
  「这下纵然你有通天的武功,也没办法挣脱了,我们今天真是艳福不浅,刚擒的一位美若天仙的小美妞,你又自个送上门来,哈哈哈……」李和笑着在俞秀莲的身上一通狂掐乱摸。
  「呜!!……」俞秀莲被捆成肉粽一般,在地上扭动着赤裸的身子,非常不甘的呻吟着。
  玉娇龙的眼睛被蒙着,看不见什么情况,但听到俞秀莲的怒骂和呻吟,也猜到她也遭了淫贼的毒手,她在床上蠕动翻滚着,叫喊道:「俞姐姐!你怎么啦?你们这些混蛋,你们快放了我俞姐姐!」她在床沿上滚来滚去,「呱唧」一下从床上翻滚下来,正倒在俞秀莲的身边。
  李淮笑道:「让你看看你那英雄无敌的俞姐姐的模样!」说完他三下两下抖开玉娇龙的蒙眼黑布,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摁到俞秀莲的面前。玉娇龙见俞秀莲也被擒住,被赤身裸体、驷马攒蹄地捆绑在地板上,也要和自己一样被贼人玷污,急的她珠泪滚滚,两位美人全都被绳子捆的动弹不得,美目相望,不禁悲然泪下。
  李淮正要当着玉娇龙的面把俞秀莲强暴,却被李和拦住:「慢,我们弟兄已经过瘾了,何不保留着俞女侠的清纯身子,把她高价卖给玉真子那老道,让他当采阴补阳的活药材?至于这龙少侠,她在江南道上结下了这么多仇家,肯定能卖个好价!」
  「哈哈,我们兄弟可就发财了!财色双收!」李淮兴奋地说道。
  兄弟二人手持青冥剑,一人肩上扛着一个蠕动着的绸袋从窗户跳下,骑上马绝尘而去。
  几个时辰后,李慕白和罗小虎追到了客栈,这里早已不见人影。
  在一个隐蔽的城堡里,各路的淫贼都聚会在一起,据说,李氏兄弟要召开一次「沽美大会」,当众把两个绝世佳人卖出去。来的买家有大淫贼花太岁、小霸王路通、快活僧大方、合欢道玉真子等。
  忽听锣声一响,李氏兄弟用绳子牵着两位侠女大步走上台来,将她们的双腿绳子解开,再用绳套套住她们的脖子,将她们拖到大厅中间一块巨大的铁板之上。
  两位侠女都被反缚着双手,嘴里被白布死死的勒着,她们的两张红唇一上一下,将白布含在嘴中,楚楚动人,绳子勒住她们高耸的胸部,在她们的身前纵横交错,形成一个个网眼,网眼上,拴着一串串小铃铛……
  她们不仅被赤身裸体地捆绑着,还被灌服了药性猛烈的春药……
  她们被押上铁板就发现,脚下的铁板竟然是烫的!!两位美女的脚心被烫的生痛,赶紧换脚,不住的在铁板上乱跳。跳着跳着,玉娇龙便感到浑身燥热,下身酥痒难忍,胸部更是肿胀不堪。而俞秀莲定力稍强,却也逐渐不能抵挡,双颊绯红,微微娇喘起来,双腿也不停的互相摩擦着。
  玉娇龙和俞秀莲凄厉的在铁板上边跳边哭叫着。
  「呵呵,两位美女的舞姿不错啊,继续跳……」李淮和李和将栓住两位美女脖子的绳子牢牢的捆在了铁板中央的柱子上,这样俞秀莲和玉娇龙根本无法跳出铁板,铁板下生着火,越来越烫,两位美女烫的不停的呜呜直叫,换腿的频率也越来越快,随着她们性感的雪白身子在不住的舞动,她们的酥胸也如两对肉球般上下乱窜,看的众淫贼直流口水。
  俞秀莲一边被烫得连蹦带跳,想要团身护住羞秘处,可是淫药的药劲又上来了,两位美女又变得浑身燥热,娇吟起来,大腿并在一起不住的摩挲着下身,还要不停的换腿,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两兄弟看着两位美女在铁板上娇叫连连,跳的香汗淋漓,便喊道:「谁出价高,就可和这两个漂亮的侠女入洞房啦!」
  「我出五千两!」
  「我出八千两!」
  「我出一万五,这俩我都要了!」
  众淫贼争先恐后地出价,经过一轮激烈竞拍,曾经在江南道被玉娇龙打得满地找牙的小霸王路通以两万两银子加上一处赌坊买得了玉娇龙;合欢道玉真子以《御女心经秘笈》和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徒弟换来了俞秀莲的身体。
  钱财交接后,两位侠女被押到两个分开的密室里,等待买家的凌辱;李氏兄弟则大摆筵席,和众淫贼在厅外饮酒作乐。
  俞秀莲被四仰八叉地锁在密室里的石床上,四条粗如儿臂的玄铁链条将俞秀莲的双手和双脚分开锁在石床四角的钢柱上。
  烈性春药已经让她面如海棠,难以自持,她已经完全抵抗不住了。
  「嘿嘿,小美人,等急了吧?我这就让你快活欲仙!」玉真子脱去道袍,伸手在她那饱胀如桃的酥胸上摸了一把。
  俞秀莲一对鼓胀的玉乳被玉真子用力的一抓,竟然觉得十分舒服,巴不得他更加用力,燥热无比的身子顿时亢奋的抖动起来,任她再怎么忍耐,也无法控制。
  玉真子的每一下触动都让俞秀莲忍不住浪叫几声,起初还忍着非常的小声,到后面药性完全发作,根本抵挡不住,她美目半闭,淫绯的娇叫不断,越来越大声,在整个地下室里不停的回荡。
  俞秀莲痛楚地闭上了眼睛:「慕白哥,我,我等不到你了……」
  突然,厅外一阵大乱。
  兵器碰撞声、呼喝怒骂声,惨叫求饶声,脚步奔跑声,齐声大作。
  玉真子正要披上道袍出去看个究竟,「砰」地一声,石门被撞开了,武当大侠李慕白手持长剑闯了进来。
  他看到师妹被这妖道一丝不挂地锁在床上,直气得双眼通红,骂道:「混蛋,找死!」
  他一出手就是狠辣无比的「武当夺命三剑」,直取玉真子的咽喉。
  玉真子猝不及防,还未曾转身就身首异处。
  李慕白赶忙脱下长袍包裹住师妹那赤裸的胴体,用手颤抖着轻拂俞秀莲凌乱的长发问道:「秀莲,你怎么样?那妖道可曾欺负你?」
  俞秀莲喜极而泣,呻吟道:「慕白哥,你终于来了……救救小妹,小妹受不了了……」
  李慕白挥剑想砍断铁链,哪知这铁链乃玄铁铸就,将长剑砍得卷了刃,这铁链却也未曾砍开。他转身想出去找青冥剑,俞秀莲却浪声叫道:「慕白哥!别走,小妹实在难以忍受这欲火焚身之苦,求求你,成全了小妹吧……」
  李慕白猛然回首,才发现师妹媚眼如丝,竟是那样迷人……他一咬牙,扑到俞秀莲的身上:「师妹,我,我对不住你了……」
  俞秀莲的眼中流淌着幸福的泪花:「师兄,小妹等这一天已经三年了,师兄,我,我好幸福……」
  罗小虎刚从门外冲进来,一见此景,硬生生煞住身形,一个倒翻云跳了出去,吩咐随从的王府卫士:「守住此门,李大侠出来以前,任何人不得入内!」
  众淫贼都已伏法,李淮已死于乱刀之下,只有李和不知去向。
  「晤……」玉娇龙被捆绑在另一间密室的椅子上,她的头发被重新梳理过后,精细的盘在脑后,用漂亮的发簪固定,双耳还被戴上了美丽的耳坠,身上穿着一层紧身的半透明红纱裙,显得无比的妩媚动人。
  她的嘴巴仍然被白布死死的勒着,双手反剪着缚在身后,修长的玉腿,更是被绳子一层层的紧紧捆在椅子的两侧,丝毫动弹不得,只能坐在椅上,等待着小霸王路通的凌辱。
  不知为何,她的眼睛也被红布蒙上,今天她便要成为手下败将的肉身玩偶。
  由于被李氏兄弟灌服了大量的催情药,年轻的玉娇龙的性欲早已被调教的十分高亢,虽然意识上还是觉得屈辱,但是一想到要被人侵犯凌辱,身体竟然忍不住变的亢奋起来。
  那人来了,他轻轻的关上房门,走到玉娇龙的面前,却不出声,只是用手在玉娇龙美艳无比的脸颊上抚摸了一番,便将她整个人压到椅子上,一边揉捏着她那高耸敏感的乳房,一边迫不及待的从下面刺入玉娇龙的下身。
  「啊!……」玉娇龙嘴上的白布被扯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滚烫而粘滑的舌头,那个人疯狂的吻着她,抱着她香艳的躯体喘着粗气将玉娇龙刺的娇吟起来。
  怎么这感觉那么熟悉呢?这味道,还有这个人的体温,这手……玉娇龙一边呻吟着一边想着,直到那个人的胡子不小心扎到了她。
  「该死的,是罗小虎!!他怎么不松开我身上的绳子?这个色鬼……」玉娇龙被罗小虎刺的忍不住浪叫起来,嘴巴被他的舌头塞满了又发不出声,因为事先被灌了春药,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身体很快被亢奋的性欲所征服,在罗小虎的身下逐渐融化……
  一阵激情云雨过后,罗小虎喘息着说:「小龙,跟我回新疆……」
  玉娇龙又是羞涩,又是娇嗔地点了点头……
 ????【完】
  15081字节

警告︰www.66aiai.com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