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和别人3P(全新的妻子)

.
  
            
              老婆和别人3P
  老王40岁,硕士,是个高知。除了吃饭睡觉,他一天到晚几乎都泡在了网
上。平心而论,这个人比较诚恳,并不坏,他告诉了与他妻子以及情人的一系列
事情。他最大的癖好,就是喜欢与玩3P的夫妻聊天。
  我每次进入聊天室,虽然变换着不同的网名,并且以不同的年龄出现,但只
要他在,我都会毫无例外地被缠上。
  此人聊天很有礼貌,但给人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小心翼翼地,自信非常不
足。他是个好人。但他的性格我并不喜欢,畏首畏尾的,叫他来玩,我妻子一定
不爽。
  我的想法不幸被言中了。这天是2006年12月30日,星期六,还有1
天就过元旦了。这天气候很好,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妻子情绪也不错,愿意我
带她出去玩。
  中午上网,与一个叫Spark的网友聊天,他自称是诺基亚中国分公司的
白领,此人我在北京出差期间网上认识的,当时聊起来感觉还不错。我和这网友
约好,下午一起玩,他说有个朋友要来他这取钥匙,要我们等等。
  结果,一等就到下午4点,给他打电话也没人接听,后来才得知,他开车出
去的时候,与别的车发生摩擦,忙着与别人吵架和索赔去了。我又给几个有过交
往的网友打电话,这天是双休日,因为没有提前预约,他们都不方便出来。情况
有点令人沮丧。
  我实在不想放弃妻子给予的机会,便想到了老王。
  给他打电话,听说要见面,而且我们请他吃饭,他在那边激动得有点语无伦
次……
  老王住在近郊的一个繁华小镇,见面的时候已经傍晚6点多了。
  他戴着眼镜,身材发胖,举止文雅,很憨厚老实,有点书呆子的摸样。
  我们一起吃火锅,谈一些家庭、情人、网恋等话题。
  妻子去结帐的时候,我问老王感觉怎样,他回答说挺好的,不知道我妻意欲
如何。等妻子回来,老王借故出去,我便动员妻子玩。妻子对这个人感觉不怎么
好。
  老王在酒店开了个房间。房间很宽敞,是两张床的标准间,唯一的缺点是楼
下是歌厅,有点吵闹。
  进屋没多会,电网就跳闸,一片漆黑,老王出去叫了几次服务员,才把屋里
的灯弄亮。很有些开局不利的感觉。还是老套路,让妻子先洗澡。计划玩以前,
我曾经对妻子说过,叫她洗澡后穿好衣服出来,让网友当我的面脱光她的衣服,
一定很刺激。
  我和老王闲聊着,过一阵,卫生间里传出妻子轻柔叫唤我的声音,我急忙过
去。卫生间里雾气腾腾的,妻子裹着毛巾,发梢湿漉漉的,乳房以上的雪白胸脯
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很柔美。
  她有点扭捏地问我:「我这样出去还是穿衣服出去呀?」
  想到老王自信不足,妻子穿着衣服,他可能认为是在拒绝,会手足无措。便
对妻子说:「裹着毛巾出来好了。」
  妻子盖好被子躺下,老王紧接着去洗澡。
  我坐到妻子床头问:「紧张吗?」
  她摇摇头,有过第一次经历,她的心情放松多了。
  我们夫妻看着电视,聊着一些与这次性游戏无关的话题,不过,我的心还是
遏制不住「怦怦」地跳,毕竟,要不了多久,妻子光滑细腻的肉体就会暴露在老
王面前,让他尽情地蹂躏……
  不多会,老王出来了,把妻子留在卫生间的手表等物品一起带了出来,说里
面潮湿,对手表不好,而且东西摆在里面,走的时候容易落下,想回家。
  我说机会难得,玩一次吧,感觉不好以后不和他玩就是了。妻子勉强同意。这
人挺细心。
  我把电视机关了,对他们说:「你们好好聊聊。」
  进入卫生间,不紧不慢地开始洗澡。心里思肘着,老王没有自信,就让他多
和妻子耳鬓嘶磨一阵……
  老王揩干身体,有些战战噤噤地走到床头,惶恐地弯腰对妻子恳求:「我可
以进来吗?」妻子身体往里挪挪,莞尔一笑:「进来嘛。」
  热被子一盖,接触到女人丰满性感的裸体,老王的局促一扫而光。他一下把
妻子拥到怀里,急切地亲吻妻子娇嫩的脸蛋,妻子饱满的乳房在他眼前颤动,老
王舌尖在妻子耳根轻舔同时,他的手一把抓住妻子胸前一对肉球,尽情捏握,搓
揉,指尖在乳头拧捏……
  「啊——噢……」妻子忍不住冲动呻吟起来,紧紧抱着身上的男人。耳根和
乳头是妻子最敏感的部位。
  被子掀翻到一边。
  老王低下头,望着妻子雪白胸脯上高高挺起的乳头,一口叼进嘴里。
  「唔……」妻子的身体在颤动……
  吸吮着妻子温暖饱满的乳房,老王的手继续往下,越过妻子光滑平坦的小
腹,掠过浓密的阴毛,指尖轻触妻子的阴蒂。
  「嗯……别……我不喜欢摸那里……」妻子娇喘着挪开身体,长发半掩她绯
红的面容。她确实不喜欢阴蒂刺激。
  老王的手从阴蒂下滑,移到妻子的阴道口,陌生男人的触摸,妻子下身已是
汪洋泛滥,阴道流出的爱液粘满他的指尖。
  「呵……呵……嗯……」妻子的呼吸急促着,勾着老王的脖子,柔软的身体
随着老王在阴道的挑逗而扭动……
  老王的鸡巴昂首挺胸。他一翻身骑到妻子身上,下身往妻子两腿之间一挤,
妻子便习惯性地高高地举起分开的双腿,平时我操妻子,她也是这样。
  茂密的阴毛下面,两片阴唇早已自然分开,老王弯曲着身子,大鸡巴对准妻
子的阴道口,屁股往前一沉,毫不费劲地,他高高勃起的鸡巴狠狠插入了妻子的
逼里,「啊……」婚外男人猛力地侵入,令妻子忍俊不禁地大声呻吟起来,老王
接着将身子伏到妻子上面,紧紧吻住妻子性感红润的唇,扭动着屁股轻柔抽送。
  「嗯……嗯……嗯……」随着老王力量不足的抽动,妻子喉头发出有气无力
的呻吟……
  此刻,电话响了。是妻子同事打来的,这天他们把我们的孩子带出去玩,说
是快要回来了,与妻子商量交接孩子的地点。
  电话一打扰,老王更显得底气不足。
  他抽出鸡巴,只身躺下,用手将妻子抱在身上,他想要女人在上,妻子顺从
地坐了上去跨开双腿,浑圆的屁股微微翘起,在妻子淫水横流的阴毛丛中,老王
扶住鸡巴往上探索,妻子轻轻移动屁股,当感觉到硬硬的鸡巴顶住了阴道口的时
候,妻子往下一坐……
  「哇……」一种快感涌起,老王欢叫起来。他抱住妻子圆滚的屁股,肚子一
挺疯狂地上下抽送,妻子一对洁白丰满的乳房在面前晃动,被老王一口将乳头含
进嘴里,尽情吸吮,「噢……啊……」妻子身子一软,伏在老王身上,但润滑的
阴道仍然紧紧包裹着老王的鸡巴,她雪白的屁股上下摆动着,阴道用力收缩……
  「喔……喔……我不行了……」老王下身往上一抬,紧紧顶住妻子的逼,死
死抱住妻子的屁股,一泄如注……
  妻子久久伏在老王身上,她显然还不满足,屁股不断扭动着,老王的精液,
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又顺着老王逐步变软的鸡巴,淌到老王阴毛里……。
  妻子默默地靠在老王枕边躺下,老王歉意地说:「对不起,我……我实在忍
不住了……」
  妻子默默无语,浑身瘫软地平躺着。老王把被子盖好,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把头蜷缩在妻子肩膀下,将被子蒙住头……
  洗澡出来,我看见的就是以上情景。开始,我还以为老王放不开,不好意思
动手呢。
  睡到妻子身边,轻轻爱抚妻子的乳房。「嗯……嗯……」妻子娇声呻吟着,
但她闪着一丝丝笑意的杏眼,令我感觉出她不是出于性的冲动,而是一种撒娇。
  我的手探下去,轻轻抚摸妻子柔嫩的大腿两侧,又将手移动到妻子的两腿之
间,才发现卫生纸已经垫在她的逼上了。我明白,妻子刚才已经被老王操了。
  一种嫉妒的火焰烧上心头,我的鸡巴迅速膨大起来!
  扯下卫生纸,我一个手指一下插进妻子的逼里!「噢……轻点……」妻子头
往后一仰,紧紧拉住我动作猛烈失控的手。
  我感觉到,妻子的阴道沾粘无比,老王的精液和妻子的爱液混合在一起,从
两片阴唇下面徐徐流淌,浸润了我的半个手掌。我一下咬住妻子的奶头,指头在
下面拼命往里抠,妻子光滑的子宫就在我指尖上,我用力地挑起,又压下……
  「嗯……老公……」妻子呻吟着,轻微扭动屁股,抱住我的头。
  「老婆,我要操你,两个男人日你的逼,要你搔起来!」我发狠地说着,扑
到妻子下身,粗大的鸡巴对准妻子的逼用力往前一倾,「啊……啊……」随着妻
子的激情浪叫,我的鸡巴沾满妻子的淫水和老王的精液一插到底!
  伏在妻子身上,我的屁股用力冲击,发狠地蹂躏妻子美妙的肉体,妻子红唇
微张,迷乱地凝视着我,秀发散乱在枕头上,丰满的乳房在晃动,床在摇动……
  突然有了想射的感觉,我停止动作,抽出鸡巴,躺在妻子身边。老王惊讶地
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他一直以为,是我不行,才带妻子玩3P的,没想到,我
用行动表明在床上我比他优秀的多。
  妻子整个身子埋在我怀里,老王明显受到冷落。
  我对妻子笑笑:「老婆,去,和新老公亲热一下。」大度地将她的身子翻到
老王那边。老王紧紧抱着妻子令人消魂的肉体,胸脯紧贴妻子高挺的乳房,不断
亲吻妻子红润的面庞,细腻的脖子,「嗯……嗯……」妻子软软地靠在他怀里,
轻声撒娇着。
  突然,老王雄风再起,跃身而起爬到妻子身上,不由分说大鸡巴往妻子两腿
之间一顶,「噢……啊……嗯……」妻子在男人的奸淫下,高高举起双腿,身体
瘫软地无力看着我,红唇微张,发出不算高昂的呻吟。
  「老婆,快,为老公服务!」我将妻子的头移过来,粗大的鸡巴顶在妻子红
嫩的唇上,「嗯……嗯……」妻子双唇紧闭扭动着头,就是不愿意张嘴。
  我突然意识到,我的鸡巴上沾着老王的精液……
  急忙进入卫生间清洗。
  出来的时候,发现妻子已在老王身上了。她轻声呻吟着,身子微微前倾,柔
顺的长发在胸前飘逸。老王抱着妻子的屁股,一下又一下卖力地往上顶。妻子的
屁股压下,老王粗黑的鸡巴不停在妻子阴道口出入,妻子的逼随着老王鸡巴的进
出,阴唇一下翻出,一下翻进。
  伸手过去,轻轻抚摸妻子套着鸡巴的逼,「嗯……嗯……」妻子呻吟轻柔婉
转,冲动似乎不激烈,无意中,我的手触到老王的鸡巴,呵呵,明白了,老王虽
然在抽插,但他的鸡巴很软,怪不得,妻子反应不激烈。
  我跨步上床,伏在了妻子背后,双手绕到胸前抓住她的乳房,又搓捏她的奶
头,「噢……噢……」妻子的呻吟逐步加大,我将脸贴到妻子的背后,一下咬住
妻子的后脖子、肩膀,「啊……啊……」妻子的肌肉抽搐着,痛苦而愉快地大声
叫唤起来,套着老王鸡巴的屁股激烈上下摆动。
  平时做爱,妻子最喜欢我这样轻轻咬她。
  「唔……呵……」老王怪叫着,一下紧紧顶住妻子的屁股……他又射了。
  妻子无力地伏在老王身上,我看到,老王的精液,又从妻子温暖的阴道口流
出,又顺着他的鸡巴,淌到他的阴毛上……
  没有让妻子休息,才躺下,我便让妻子侧过身来,将鸡巴送到她嘴唇前。妻
子毫不犹豫地握住我的鸡巴,张口含了进去。老王从背后抱住妻子,鸡巴不断在
妻子肥嫩的屁股上摩擦,双手不住拧捏妻子的乳房,他还想再次让自己勃起。
  我也希望他勃起,这样,才好让妻子上下的洞都充实起来。
  可惜,老王不再争气,毕竟,年岁不饶人。
  又来电话了,同事说快到了,问我们在什么地方。妻子含糊其辞,说很快就
去。妻子有点焦急,玩的时候心不在焉。可我还没射呢。
  顾不得那么多了,我翻身上去,对妻子一阵狂操,让妻子的逼里装满两个男
人的混合精液。
  事毕,老王问我平时都是那么厉害吗,我笑答,平时差不多就这样,出差回
来例外。
  回味这次3P,妻子感觉很不好。
  
  她评点说:老王第一次操她,鸡巴还算硬,插入有快感,只是时间太短。后
来,老王的鸡巴就是半软不硬的了,进去不但不舒服,还觉得痛……不过,妻子
让我给老王在网上留言,告诉他其实他很优秀,自己自信一点就更优秀了。
  妻子从来都是与人为善的,但老王作为我的淘汰的对象是确定无疑的了。
  这次3P后,我变换身份,用QQ与老王聊天,老王很真诚地告诉了我这次
3P经历,说自己太紧张,基本是在看我们夫妇在做,但最后还是很高兴地告诉
我,说我妻子夸奖他,说他很优秀。
  在北京出差期间,我和阳子在网上聊天认识了。当时对他不太了解,所以没
有急着约他一起玩3P。出差回来后,阳子比较急着要玩,我又怕妻子不同意,
就让他和妻子先通电话试试。阳子一口北方普通话,声音很好听,而且,他自我
介绍是搞网络开发市场营销的,妻子一直把他想象得很高大英俊,所以,在心理
上接受他比较快。
  阳子和妻子有过3次电话做爱,当然是他在那边说,我在旁边实际操作。过
后妻子对我说觉得很刺激。
  1月23日晚,妻子与阳子最后一次电话做爱后说:「通过这样的聊天,我
觉得与你的距离一下拉近了。」确实,阳子并不令人讨厌,他很遵守规则,不轻
易打扰我们,我对他也有好感。
  2月20日下午,也就是大年初三。妻子对我说:「人家一个人在外过年,
很孤单的,要不,你就和他约约吧,下午见个面。」妻子想玩了,我一阵兴奋,
急忙给阳子打电话。阳子也很高兴,连忙到一家酒店开了房间。
  我们如期赴约。
  这是一间狭长型不大的单人房。纵深而入的房间过道左边是衣橱,紧挨衣橱
一张单人床靠墙摆设,床尾对着正面墙下的桌子和电视柜,卫生间的门,与房间
大门相对,在桌子紧挨的一堵墙背后。
  尽管开着灯,但仍显昏暗,屋子没有窗户。
  白天中央空调不开启,感觉很冷。
  阳子背靠床对面的墙壁,有点局促地撮着双手向我们问好,他面带微笑,想
让自己放松一些,但紧张的心情仍溢于言表。
  妻子把挎包搁到桌子上,桌子旁的电视机正播放着体育赛事。
  妻子脱下外衣,阳子热情地说:「放到衣橱里吧,可以挂起来。」
  坐到床前,妻子眼睛盯着地面,不知道如何开始。每见一个要与她做爱的陌
生男人,她总是很局促。
  妻子穿着一件毛茸茸灰色的紧身衣,胸脯的曲线很优美。
  我搂着她的肩膀说:「先洗个澡吧。」
  「是谁先洗?还是一起洗?」阳子满脸急切。
  我拍拍妻子肩膀:「她先洗!」有过两次经历,我显得胸有成竹,语气不容
质疑。阳子连忙进去把热水打开,妻子低着头走了进去。
  点燃一支烟,与阳子闲聊。阳子问我怎么玩,谁先。我微笑着告诉他谁先没
关系的,关键是我们俩要轮流玩,想射就出来。阳子恍然大悟:「对,对,这样
玩的时间长……」
  讨论完一些技术性问题,我礼貌地问阳子贵姓,阳子笑着拒绝说:「这个问
题还是别问的好,我们都不应该了解对方太多……」"
  这小伙子真是聪明一时,糊涂一世。我怎么会对他个人具体情况感兴趣呢,
他考虑没有我深。我告诉他,互相了解一些情况是有必要的,这样可以防止被查
房。一旦被检查,我们三人就得被分开问话,那时候,对方姓什么,做什么的都
不知道,那不是卖淫嫖娼吗?阳子醒悟过来了。
  我们定好口径,真有人来查了,就说我们是网友,一个在机关工作,一个搞
网络开发,因为业务上可能会有合作,今天我带妻子一起来看望网友。
  妻子还没洗出来,我和阳子在外面一时无话可说。
  听着卫生间里哗哗的水声,阳子突然请求道:「我可以看看她吗?」我涌起
一股莫名的兴奋,点点头。卫生间的门没上锁,阳子转身扭开门便闯了进去。
  阳子「哗啦」地拉开遮水布,妻子正站在浴缸里,温柔的灯光下,清清的流
水撒在她凝脂般的皮肤上,一对丰满的乳房在颤动。「洗好了吗?」阳子的声音
在里面回荡。
  妻子开始以为是我进去,没太在意,听到阳子的问话,「哎呀……」她害羞
地把身子转了过去,发出女人尖细的惊叫声。
  「没事,没事……」阳子把遮水布拉好,迈了出来对我说:「你老婆皮肤好
白好细……」
  「我老婆一直都是这样,非常性感……」我有点得意。
  不一会,妻子裹着毛巾走了出来,红润的肌肤透着一股浴后的热气,雪白的
膀子上挂着晶亮的水珠。我忙用卫生纸帮她揩干净,阳子则把被子掀开让妻子钻
进去。被子热乎乎的,阳子早已经把电热毯打开了。
  按事先安排,阳子钻进了卫生。
  我猛地扑到妻子身上,对着她粉嫩的脸一阵狂吻,嘴里喃喃地说:「老婆,
等一下他就要操你、日你的逼了……」
  妻子脸上泛起红晕,嗔怪着:「你好坏,尽带我来给别的男人搞……」
  妻子又自言自语:「你说他是搞市场开发的,我以为他又高又帅,没想到,
他还没有你呢.。
  「呵呵……我也没见过他啊,只是电话聊感觉不错嘛,你不也是这样感觉的
吗?」我解释着,又安慰妻子:「老婆,只要他把你搞得舒服就行了,高矮关系
不大的,又不是相对象……」
  正说着,阳子跨出了卫生间,边用卫生纸胡乱地擦抹黑毛丛中的鸡巴边说:
「我差不多了。」单人间只配有一块浴巾,妻子已经使用过了。
  阳子动作很快,开始他就对我说了,进去仅仅是清洗一下鸡巴,别的不用洗
了。我迅速脱了衣服,掀起被子,从妻子身上拉下浴巾,妻子白嫩的裸体在眼前
一晃,旋即被被子遮住。
  阳子对妻子说:「我进来了啊。」钻进被子一下抱紧妻子丰满温暖的身体。
我微笑着瞟了他们一眼,着内裤进入卫生间,有意放慢洗澡时间,等他们玩开了
我再出去。
  阳子温情地问妻子:「床还算暖和吧?你高不高兴?」妻子点点头,依偎在
阳子胸前,秋波粼粼地注视着他。阳子急不可待,一手握住妻子高耸的乳房,呼
吸慌乱的唇吻住妻子的脸蛋,又顺着妻子的脸颊往下,舌尖在妻子的脖子和耳根
上轻舔。
  「啊……唔……」面对一个与她肌肤亲热的陌生男人,妻子身子在颤动,春
情荡漾紧紧抱住阳子。阳子把她的手拉到下身,妻子大胆握住阳子还不算坚挺的
鸡巴,轻缓套弄。鸡巴在妻子手心里逐步膨胀,变得粗大、坚硬。阳子猛地骑到
妻子身上,捧起一边乳房,一口将妻子葡萄般大小的乳头含进嘴里,手在妻子浓
密的阴毛里搓揉。
  「噢……噢……」陌生的男人很快让妻子欲火中烧,她扭动着身体,淫水顺
着阴道口汨汨流淌,被子被掀开到一边。
  阳子的手在妻子的阴道口轻抹了一下,「呵——,你出了好多水。」阳子得
意地笑着,妻子雪白的肉体完全被他驾御。
  阳子坚硬的鸡巴顶在妻子大腿上,恳求着:「我不带套行吗?我和你老公一
样,很健康的啊。」
  妻子杏眼微闭,轻喘着犹豫道:「嗯……安不安全啊?」
  「安全的。」阳子答着,抬脚插进妻子的两腿之间,早已觉得下身空虚的妻
子顺势蜷起双腿大大张开,阳子手握坚硬的鸡巴,对准妻子温暖湿润的阴道口猛
地一挺,粗大的鸡巴刹那塞满妻子温暖的逼。
  「噢……啊……」一刹那,妻子只觉得空虚的下身突然被一种强力所充实,
忍不住大声淫叫起来。
  她忘情地搂着身上男人的肩膀,热切吻着上方男人的脖子,不顾羞耻地身体
扭动着,不停地上下摆动屁股,迎合着阳子的抽送。
  「哦……哦……」阳子喘叫着,把鸡巴抽了出来。
  「我太紧张了,怕射……」阳子停止动作,呼呼喘着粗气。
  「射就射了,没关系的……」妻子搂着身体上面阳子的腰,饥渴地张开红红
的唇。
  阳子还是没动。妻子拉拉被子:「盖上被子吧,你冷不冷啊?」
  「不冷。」阳子回答着。
  停息片刻,他的手探下去,分开妻子爱液密布的阴唇,屁股往前一倾,大鸡
巴再次埋入妻子温热的逼里,「噢……」妻子像触电般地头往后一仰,再次淫叫
起来。
  阳子双手绕过妻子蜷起的腿,搓揉着妻子挺拔的乳房,大幅度晃动抽送着边
淫荡地说:「等一会你老公出来,我就这样搞你,你摸老公的鸡巴好吗?」
  妻子性欲迷荡:「嗯……你就喜欢说这些……啊……」扭动着屁股,情不自
禁地收缩阴道,紧紧地夹阳子的大鸡巴。
  阳子无法忍受,又将鸡巴抽出来。
  拧着妻子的乳头问:「我搞你的肛门好吗?」不等妻子回答,他的鸡巴直顶
妻子的后门。
  「哎呀……疼……别……」妻子大声哀求着。
  原来,阳子的鸡巴没找到地方,顶到妻子的会阴部位了。后门进不去,阳子
的鸡巴往上一抬,猛猛地插进妻子的阴道里,狠命地用劲。
  「啊……进得好深……喔……」妻子身体往上一挺,热烈地迎合着,再次紧
紧抱住阳子的腰。
  阳子怕忍不住射,停止一会,又双手搂着妻子蜷起的双腿轻缓抽送问:「他
真是你老公吗?」「他是我老公嘛,怎么会不是?」妻子放松抱紧阳子腰的手。
  「我怕他不是你老公,这样就不好玩了。」阳子停止动作,让鸡巴保留在妻
子阴道里,意识有点迷离:「你里面好暖和,射在里面一定好舒服……一会你老
公出来看我干你会开心吗?……我好多月没干了……」阳子伏在妻子身上,开始
用力插妻子的逼。
  「啊……喔……」妻子浪叫起来。扭曲着身子双乳不停在阳子胸前摩擦。阳
子又舒服又害怕,他贴着妻子耳根道:「你的声音别太大,别人要听到了……在
你里面好暖和,好舒服……」
  洗完澡,关闭水龙头,我都能听到妻子在外面的淫荡呻吟。走出卫生间到床
尾,仔细查看阳子操我老婆的逼。
  在阳子屁股前面,只见妻子褐色肥厚的两片阴唇下方,阳子的大鸡巴不停地
在阴道口出入,妻子红嫩的阴道口时而张开,时而合拢,阳子大鸡巴带出的淫水
已经顺着妻子的屁股丫丫淌到床单上,莫名的兴奋令我的心在狂跳,我的手在妻
子阴道口周围轻轻抚摸着,「喔……」妻子白嫩的双腿在晃动,新的刺激给她带
来更多的快乐……
  转到床前,我双手发狠地捏揉妻子高耸的乳房,指头在乳尖拧捏着,淫荡地
发泄道:「两个老公操你,舒服吗?」妻子双手抓着床单,醉眼朦胧地看着我,
有气无力地呻吟着:「嗯……坏……」
  趁妻子张口淫叫,我迅速把妻子的头抱到我一边大腿上,一下将鸡巴塞进妻
子嘴里,「唔……呜……」在妻子发自喉头的呻吟声中,我大声鼓励阳子:「操
我老婆的逼!用力操啊……」
  阳子更加努力地猛烈抽动着,只见阳子的大鸡巴在妻子毛绒绒的下身闪动出
入,妻子紧紧裹住我的鸡巴,舌尖在龟头上卷动着,阳子越进越深,龟头直顶妻
子的子宫,强烈的刺激,妻子发自喉头的呻吟一浪高过一浪……
  「哦……哦……我太紧张……我要射……」阳子将鸡巴紧紧插到妻子阴道深
处,下身僵直地顶在妻子两腿之间不动,不一会,阳子瘫软着下来。
  阳子才离开,我立即扑上去分开妻子的双腿,呵!妻子的阴唇分开着,阳子
乳白透明的精液,正从妻子粉嫩的阴道口一股股冒出……我的热血在沸腾……
  我青筋毕露的大鸡巴一下插进妻子微张的阴道里……
  「她也是我老婆,好好搞我老婆!」阳子进入卫生间前丢下一句。
  将妻子的双腿高高架在肩膀上,我的大鸡巴在她逼里横冲直闯,随着我猛烈
的抽动,妻子的双乳在胸前剧烈晃动,头发凌乱的她不停地左右转动着红润的脸
蛋,上气不接下气地娇喘着,浪叫着……
  阳子清洗完毕出来见状道:「还没射,你好厉害!」说着趴到妻子胸前,一
口将奶头含进嘴里。
  「啊……哦……」妻子死死揪着床单,屋里回荡着她激情高昂的叫声。
  阳子吐出奶头,面对风情万种的妻子:「老婆,等一下我硬了再搞你……」
  我边抽插边对妻子叫唤:「你帮帮他,为他服务一下啊……这样小老公好操
你……」
  「嗯……嗯……我不嘛……」
  「是的呀。」阳子没等妻子说完,立即坐到妻子旁,把她的头抱到大腿上,
将软软的鸡巴贴到妻子红嫩的脸蛋上。看着阳子的鸡巴,妻子一把用手握住,性
感的唇一下将阳子的鸡巴含了进去……
  阳子眼睛微闭,摸着妻子的脸蛋说:「老婆,你好会舔,我好舒服……」
  让妻子侧身翻转过去,好方便她含舔阳子的鸡巴。
  阳子的鸡巴填满妻子的嘴,妻子的头前后摇摆着,鲜红的唇一张一合,不断
让阳子的鸡巴在她嘴里出入,眼看着阳子的鸡巴在她嘴里膨胀……
  阳子呼吸急促,大把地揉妻子的乳房,拧捏奶头……
  「唔……唔唔……」陶醉的妻子眼睛微闭,披散的长发微微遮住她秀美的脸
庞。嘴里含着另外一个男人的鸡巴,妻子的屁股在来回摇动,阴道在收缩……
  看着妻子的淫态,我发狠地猛烈冲击,死命顶住妻子的阴道口,用力捏定妻
子丰满柔软的乳房,感觉鸡巴在她的逼里一阵猛烈的爆炸……
  两个男人的精液将妻子的阴道装得满满的。
  妻子精疲力竭,懒得去清洗,软软地躺在床上不动。
  阳子的鸡巴虽然膨胀了,但毕竟相隔第一次射的时间太短,小弟弟不算很争
气,膨胀而不坚硬,只得放弃连续作战。
  我清洗完毕,性欲消失,三人躺在床上闲聊。妻子睡在中间,阳子在里侧,
我在外侧。
  我突发奇想对妻子道:「让我们看看两个男人的精液把你的逼装得多满。」
  「对,让我们看看。」阳子附和着。
  「嗯……不嘛……」妻子娇羞着,想要拉紧被子。阳子眼疾手快,一下将被
子掀开,我扑到妻子下身分开她的腿,翻开妻子阴部垫的卫生纸,只见到大股的
精液从妻子红嫩的逼里流出来,精液还冒着泡泡……:
  盖好被子,我和阳子一人一边玩弄妻子的乳房,我对着披头散发的妻子挑逗
道:「两个男人一起摸你的奶,你好幸福。」
  「嗯……」妻子脸色红红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阳子一边摸妻子柔嫩的乳房,一边将另外一支手探到被子下面。他的指头插
进了妻子的逼里,扣到她的子宫,轻轻往上抬……
  「噢……噢……」妻子胸脯往上一抬,浪叫起来。她一手握住一个男人的鸡
巴,越捏越紧……
  「老婆,你的逼里好温暖,水好多,又想要了吗?」阳子大胆地发问。妻子
点点头,呻吟得越发厉害,她的屁股随着阳子指头抽插的节奏,不时往上抬起。
  我看看阳子,再看自己,我们的鸡巴还处于疲软状态。我扳起妻子的身体央
求:「我们俩躺下,你为我们两人服务好吗?」还没等妻子回答,阳子已经躺下
接话说:「是啊是啊,快,我的好老婆!」
  两个男人躺在妻子面前,妻子伏在我们下身,将我的鸡巴含进嘴里,另一手
同时套弄阳子的鸡巴,只觉得,她晃动的乳房不时打在我的大腿上。妻子的舌尖
在我龟头上卷动着,我觉得还不过瘾,大声恳求,用手套弄,套着玩啊……
  我尽情地享受着。阳子等不及了,也央求着:「老婆,也舔舔我嘛。」妻子
微微一笑,转过去伏在阳子的大腿间,一口将他的鸡巴含了进去。我轻轻地爱抚
妻子的逼,感觉阴道口的水还在往外淌,不知道是我们的精液还是她的爱液。
  「唔……唔……」阳子欢叫着,他毕竟年轻,鸡巴在妻子的伺候下又硬了起
来,妻子的小嘴已经装不下他的鸡巴了,长长的一截鸡巴暴露在妻子红红的唇外
面。
  我一下捏住妻子晃动的乳房道:「你来舔我,让小老公操你!」
  「好!好!」阳子立即起身,转到妻子背后。我一把将妻子拉到面前,再次
将鸡巴塞进她嘴里。
  「呜……坏……」妻子吐出鸡巴,撒了一声娇,又将我的鸡巴含了进去。
  妻子跪在我面前,浑圆白嫩屁股高高翘起。只见阳子抬起鸡巴,在妻子屁股
后往前一顶,「啊……」随着阳子鸡巴的挺进,妻子忍不住一声浪叫,将我的鸡
巴吐了出来。我按下妻子的头,再次将鸡巴顶进她的嘴里。
  「嗯……呜……」阳子抱住妻子性感的屁股,用力前后冲击,妻子的身体前
倾后仰,我抓住妻子在我面前晃荡的乳房,随着阳子抽插的节奏来回推拉。
  「噢……噢……」妻子散乱的长发遮在我的鸡巴上,她已经不是在舔我的鸡
巴,而像是吸吮……
  阳子前后大幅摆动着,床铺在晃动。
  「老婆,你的逼好紧……我太紧张了……啊……」阳子的身体紧紧贴在妻子
的背后,不动了。
  好一阵,阳子才说:「我射了……」妻子此刻整个人一软,被阳子压得趴在
我身上。
  阳子清洗完毕,三人继续躺在床上闲聊。一起讨论做爱技巧,以及哺乳等问
题。阳子还没结婚,对这些似是而非,不大明白。
  阳子告诉我们,他和同事住的宿舍楼上住着一对新婚夫妻,晚上做爱女的大
声叫唤,弄得他们睡不着觉,爬起床喝酒打发时光。
  那女的很年轻性感,有一次,他们拖欠水费,那女的代物管来通知他们,见
着这年轻少妇进门,阳子真想干她……。
  大约休息了40分钟,我们和妻子说着大胆淫荡的语言,弄得妻子很不好意
思。我突然又来了兴趣,叫妻子为我们服务,两个男人躺下,妻子在我们下身用
手和嘴摸索着,正要来劲,阳子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他不想接听,我怕有
事情,还是把手机递给了他。
  他一看急忙对妻子说:「你别说话啊,是我女朋友打来的。」与女朋友周旋
几句,又把电话递到我面前,让我对他女朋友说了句「你好」,打消她的顾虑,
才挂断电话。
  听到女人给阳子打电话,妻子虽没说什么,但脸色表现出明显的不快。有道
是:男好色,女好妒。一点不错。
  停顿片刻,我们让妻子继续刚才的服务。妻子跪在床上,红润的脸埋在阳子
两腿之间,飘逸的秀发在阳子勃起的紫红色龟头上晃动,一对丰满的乳房在胸下
颤抖着,一种老婆被别人玩带来莫名的兴奋让我冲动起来,移动过去,抓住妻子
的乳房正要从她屁股下面顶上去。
  却听阳子呻吟着:「呵……呵……好老婆,好舒服,再舔蛋蛋好吗?」说着
将妻子的头往蛋蛋上按。
  「唔……唔……」妻子呻吟着,将阳子的蛋蛋含进嘴里,又转过身把我的鸡
巴翻起来,亲我的蛋蛋,边亲边眉眼如丝地对我说:「男人的蛋蛋不一样,你的
大,他的小……」
  妻子的舌尖在我的蛋蛋上面轻触着,每一下都让我感觉触电一般,看着妻子
娇羞淫荡的面容,我勃大的鸡巴热血肿胀,一下推翻妻子吼叫着:「我们要轮奸
你!」
  话音才落,我已跨到妻子两腿之间,看着妻子阴毛上布满白乎乎精液痕迹的
逼,我粗大的鸡巴直捣妻子红嫩的阴道口,接着,抬起妻子的双腿在肩膀上,狠
狠往深处冲刺……。
  「啊!太深……疼……」妻子哀叫着,想把我推开,我那里肯放过她,强行
往下,继续往她温热的逼里挺进……`
  「喔……」妻子一下抓起床单,咬在嘴里,感觉到她的阴道在一阵紧过一阵
地收缩,像要把我的精液吸吮出来……。
  妻子被我插得浑身晃动,披散的头发遮住了她秀丽的半边面庞,「好啊,我
老婆又被操了!」
  阳子兴奋起来,走到床尾,用手托起我的蛋蛋,仔细地看我操女人。「啊,
老婆的逼被塞得满满的,出了好多水……」阳子欢呼着。
  快控制不住了,我急忙抽出鸡巴。我一让开,阳子立即接上,我伏到妻子的
肚子上,用手分开妻子两片阴唇对阳子嚷:「快!接着操我老婆!」阳子的大鸡
巴对着妻子红嫩的逼,一下直插到底!
  「啊……噢……嗯……」妻子激情地呻叫着,双腿被高高举起,阳子的屁股
上下起伏,坚硬的鸡巴在妻子红嫩的小口大力出入……没几下,阳子软软地趴在
妻子身上,他射了。
  我接着再上。温馨的屋里,回荡着妻子被男人操淫荡的吟叫声。
  我射的时候,阳子已经到卫生间清洗了。被我压在下面的妻子紧紧搂着我的
脖子对我耳语:「我告诉你,老公……他要射的时候,硬硬的顶着我的子宫,好
舒服……那感觉,像我第一次玩效果黄要射的时候……。」
  休息片刻,我们准备要走。阳子看看表说:「哈哈,玩了两个小时。」阳子
是把我们进屋后洗澡的时间算在内了,其实从开始做爱算起,我们玩的时间也就
一个半小时。
  一个半小时,两个人一共操了妻子5次……
  妻子穿好了衣服,我对阳子说:「最后亲热一下吧,出了门我们就是陌生人
了。」两个男人把妻子抱在中间,亲她的脸庞,摸她的乳房,阳子还把妻子的手
拉到他裤门上,捏摸他的鸡巴。
  回家的路上,妻子的脸色非常好。我边开车边笑问:「我们的精液还在流淌
吗?」
  「嗯」妻子羞红着脸点点头。
  又问:「这次觉得爽吗?」
  「还是可以的。」妻子轻轻答了一声,看得出,这次她很满意。
  我试探着提议:「以后有机会,我们玩3男1女的好吗?愿不愿意啊?」
  妻子笑着说:「那样也许更刺激,是吗?」哈哈,她答应了。
  晚上要到妻子的哥哥家做客,妻子自语道:「我哥那里知道啊,他妹妹才这
样玩完,就去他家吃饭了……」
  这两次玩3P,我都悄悄地做了实况录音,这样既有利于我听录音写作,又
能经常帮助妻子回忆当时的情景,然后和妻子激情做爱。
  玩3P真是乐趣无穷啊。
                【完】
[ 本帖最后由 九十九无夜 于 2008-11-14 22:38 编辑 ]写得不错,“高潮”迭起,看得挺爽这老婆很淫荡啊,我喜欢这种女人,不过是别人的老婆搞起来更爽,自己就算了!喜望你今后不要一起操你的妻子,你只有舔脚的.知识分子的老婆好像都特别容易红杏出墙啊.她也是我老婆,好好的搞我老婆。此话经典之至确实高潮不断,这个女人一般男人没发满足,如果没有道德观念,中国女人出轨的估计很多女人和熟悉的人容易有感觉还是和陌生人更兴奋呢?从我的经验幻想的时候说道熟人甚至情人老婆更兴奋,但是和陌生人毕竟安全。两难啊这个丈夫的确度量大,和人家一起搞自己老婆,宰相肚里能撑船啊。看得血脉膨胀,青筋暴起。期待下篇佳作。

警告︰www.66aiai.com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